首页>淘宝空包>正文

零九空包网浅析:冲进千亿阵营,美团露出狭隘一面,缘何铤而走

2020/6/1    来源:空包90    作者:空包网    分享到:

       零九空包网认为,美团在市值突破了千亿美元大关之后,让她在互联网领域的地位更进一步了,顺利成为了互联网行业当中的老三,但是在美团获取了越来越多的光环之外,他的一些问题也逐渐地暴露了出来,人们也终于发现,美团在发展当中所存在的狭隘面。也正是在前段时间,人们通过美团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当中发现了,他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当中出现了明显的下滑,比如说在营收规模当中下跌比达到了12.6%,亏损更是超过了17亿人,然而,在面对着美团这巨大的亏损当中,按照以往逻辑美团很可能会因为这个不及格的成绩单而面临着股价大跌的事情,然而,现实却是正好相反他甚至还出现了股价的上涨。
 
    表面上,美团市值逆势冲高“妖气”十足,但也不是毫无逻辑。历来,中概股的心中苦很难被美股投资者所理解,或许是新冠疫情这场人类共同的灾难,让他们对于美团在中国疫情最为严重时期的表现感同身受。
 
    此前,机构对美团的营收预期是161亿元。所以,当美团用168亿元的成绩回应这份期待的时候,资本是喜出望外的。
 
    况且,美团市值要冲击千亿美元早就有了苗头。5月13日,美团当天以5.45%的涨幅走到了118.10港元/股,打破了年初曾创下的116.00港元/股记录。
 
    零九空包网,随后,冲高的兴致一路飙涨,在5月26日以138.90港元/股的新纪录拿下7942亿港元总市值,换算成美元为1024亿美元,成功摘下了王兴两年前在千亿美元市值这座山峰上立下的flag。
 
    2018年9月20日,距离破千亿美元的614天前,美团刚刚登陆港交所,王兴说:“我要打造一家1000亿美元的公司。”
 
    彼时,美团的开盘价只有72.9港元,市值只有今天的一半,前排玩家还有阿里、腾讯、百度、小米、京东等一众强劲对手。
 
    两年后,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市值都超过5000亿美元,美团的千亿美元市值看起来还有些“小家子气”,但却无法掩盖它在超越百度等一众对手这件事情上的光辉。
 
    02
 
    综合平台优势凸显
 
    迈过亏损经营的坎,阿里巴巴花了13年,京东花了19年,美团则用了9年。
 
    2019年,美团迎来了连续三个季度的盈利,并在年底交上了一张首次年度盈利的成绩单:营收规模为975.29亿元,同比增长49.5%;调整后净利润从上年度的-83.46亿元增长至46.57亿元。
 
    分业务来看,美团的外卖、到店服务和酒旅、其他业务等三大业务支柱分别实现了营业收入548.43亿元、222.75亿元、204.10亿元,各自占总营收的比例为56.2%、22.8%、21%。
 
    外卖业务为主要营收动力。但从利润贡献来看,上述3个板块在2019年度的毛利为102.33亿元、197.46亿元、23.41亿元,显然,到店服务和酒旅赚钱实力更胜一筹。
 
    连续三个季度盈利的势头,被新冠疫情彻底打断。根据日前公布的财报,2020年一季度,美团总营收同比减少12.6%至167.5亿元,经营亏损由上年一季度的13.03亿元扩大至17.15亿元。
 
    零九空包网,但正经社注意到,亏损规模扩大跟外卖以及到店服务和酒旅业务关系不大。具体来看,外卖业务经营亏损为0.71亿元,比上年同期的1.54亿元亏损规模缩窄了54%;到店服务和酒旅虽然只录得6.8亿元盈利,但好歹是赚钱的。
 
    这或许也能解释,为什么在疫情期间,58同城、携程等一众中概股跌得晕头转向,美团却反而逆势上涨。
 
    有业内人士告诉正经社,除了美团自身的赚钱能力,美股投资者的避险情绪也让美团在这场风波中得以独善其身。相比于58同城和携程这类垂直平台,美团的综合性平台属性占到了便宜,尤其是作为营收主力的外卖业务,在疫情期间本质上是处于爆发状态的。
 
    根据美团方面的数据披露,2020年一季度美团的交易用户数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8.9%,达到4.486亿;活跃商家数为610万,比去年同期的580万增长了5%。
 
    由此看来,亏损的罪魁祸首就显而易见了——其他业务。在一季度的17亿元亏损黑洞中,有13亿元来自“美团新业务”,包括美团生鲜、美团单车等——其中,有9.6亿亏损来自摊销等资产处置。
 
    03
 
    越来越狭隘的一面
 
    用千亿美元市值卡位互联网老三,本质上是一个取巧的路径。但所谓的“互联网第三极”,别人敢喊,美团估计也不敢接。
 
    从营收规模来看,2020年一季度排名前三的分别是1462亿元的京东、1143亿元的阿里和1081亿元的腾讯。美团的168亿元排在第七位,前方不远处是小米、百度和网易。
 
    互联网讲故事讲究的是逻辑和新意,千亿美元市值显然是个不错的切入点,但故事美不美就另说了。
 
    光环的阴影处,人们也看到了美团越来越狭隘的一面。
 
    在疫情刚刚开始时,美团规定商家支付的佣金为每单收入的8%,但随即铤而走险,大肆反水,不仅大幅提高了佣金比例,还同时要求商家优惠并承担部分配送费等。
 
    尤其是在疫情最为严重的2月,在四川南充、重庆、山东、云南、广西、广东等多地突然提高佣金比例,最高达到26%。
 
    各地餐饮协会自然紧随其后,投诉其存在垄断经营及不正当竞争等问题。最终,美团以加大返佣比例的方式进行了妥协。
 
    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美团餐饮外卖业务的佣金收入为85.6亿元,同比减少13.7%。对此,美团解释称,疫情期间用户购买频率下降、临时佣金返还及豁免政策、订单组合的变化等,均导致变现率下降:同期,美团餐饮外卖业务变现率由2019年的14.2%降至13.3%。
 
    按照王兴2018年下的定义,美团要战略聚焦Food+Platform,即以“吃”为核心,建设生活服务业从需求侧到供给侧的多层次科技服务平台。
 
       零九空包网认为,美团一直都想要寻求破边发展,除了在之前选择进军酒旅业务之外,如今更是将发展的触角伸到了订票,打车和小额贷款等等新领域当中,就是想要通过进军就一些新领域上美团获得更快的增长,进入到新一轮的增长期当中。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美团想要进军制一些新业务,在发展的前期实际上是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去进行烧钱引流的,例如其中的一个新业务,美团买菜,如今就需要通过补贴和满减优惠等等的烧钱措施去拉新,如今还正处于起步的阶段,所以美团想要促进新业务的发展,就需要从如今以盈利的业务当中抽取资金去补贴新业务,长期采用这种措施可能也会造成资金链出现问题的现象,
 
    空包网 http://www.kongbao90.com/
上一篇:申通空包网浅析:拼多多京东争抢国美,天猫苏宁如何接招?家电...    下一篇:空包网浅析:拼多多危险了